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听到他的呼声,幕清幽轻轻一笑。爱极了这个梦中相公的乖僻、另类。在他兴奋地提出要来一个角色大反串的时候,她就清楚的了解到这男人是个脑子里藏匿了许多邪恶想法的老狐狸
 “嗯嗯……好紧……被我玩的舒服麽?”舌头回旋的在皇甫玄紫的菊穴里进进出出,幕清幽呷了几口旁边的臀肉,在上面嘬出几个大小不一的吻痕。
 “呜呜……舒服……好人……”皇甫玄紫快意的扭动起风骚的圆臀,期待女人进一步进攻。
 也许北堂墨说的没错,装龙阳君装的久了。他已经习惯了菊穴被人进入的性交方式。虽然纯男性的心理让他还是抗拒着其他男人的碰触。但是现在,换做他心仪已久的女人来玩弄他的小穴这种满足感让他舒爽的恨不得就此死在她的怀里。
 “你这浪蹄子还真心急……”幕清幽坏笑着将三根手指用力的插进男人洞开的菊穴,就着滑溜溜的唾液缓慢的抽插起来。
 “哦哦……啊……你用了三根?!”当他感觉到后穴被撑开的舒服中带着一丝疼痛,皇甫玄紫不解的回过头来却发现这女人比他想象的还要恶劣。竟然拿他的后庭当女人有弹性的阴道般莽撞的占有,也不顾他是不是承受得住。
 “啪啪!啪啪!”听到男人不满的抗议,清脆的拍击声从幕清幽落在皇甫玄紫臀部的手掌下发出。她故意凶狠的又一个深深的插入,让男人受不了的开始低泣。
 “哎呦……冤家……轻点……”
 “轻点?”幕清幽挑眉。
  他刚才玩她玩的这麽爽,爲什麽不想着要轻一点呢?她的乳头差点被他咬下来,现在大好的报仇机会摆在眼前,她幕清幽怎麽可能就这样放过他。
 虽然明知是梦,但是女人已经玩的完全沈沦于此。梦中的相公会玩,好玩。美丽绝伦又邪恶的迷人,让她有点舍不得清醒过来了。
 这真是一个漫长又旖旎的春梦啊——
 “骚货!要不要我用三根手指干你的后面啊?”一边起劲的问着,幕清幽一边作势将手指全部抽出。只用大麽指在他洞开的菊穴口不疼不痒的抚摸按压着,就是不肯满足他越演越烈的欲望。
 “要!你快进来!冤家!”皇甫玄紫喘着又将屁股翘高了一点,期待着美人儿粗鲁的对待。
 她弄得他好舒服,舒服的让他上了瘾,恐怕以后都离不开她的身体了。
 “就知道你会这麽浪!”幕清幽抿起诱人的菱唇,藕臂搂住男人的腰肢。两个绝色美人的冰肌玉骨淫蕩的交叠在一起。她整个柔软的身子都向他后背上贴去,用自己的两团乳房在上面磨人的挤压画圈,而后慢慢地向下移动。
 “哦……冤家……冤家!”被她柔软的两团乳肉摩擦的心痒难耐,当硬挺的蓓蕾游移到他的臀瓣时。幕清幽更是加大了扭动的幅度,故意用两粒乳头在他屁股上写字涂鸦。
 “啊嗯嗯!”皇甫玄紫全身紧绷的开始抽搐,再也无力叼住口中的发丝,任凭沾满他口津的头发粘在他的唇边。
 见他皮肤上表示亢奋的红色越来越深,幕清幽看準了时机用四根手指并拢对準他的菊穴一个猛力贯入。
 “嗯……不要!!”皇甫玄紫只感后庭蓦地被粗物撑开,里面的嫩肉蠕动着与女人柔韧指节相互摩擦。疼痛之中夹杂了难以言喻的快意,因爲这一次进入他私密的体内的不再是恶心的男人。
 “喜欢吗?相公……”玩弄着男人的菊花,幕清幽爲了加深他的快感更近一步的伸手拐至前方用指腹按摩他龙头上的小孔,将他渗出的透明热液在圆端的沟回上来回抹匀。
 “再叫一声,宝贝……”紧缩着甬道,皇甫玄紫抓着身下的床单,喘息的速度开始加快。
 “相公……相公……相公!!”幕清幽甜甜的叫着,她发现自己并不讨厌叫这个虚幻的男人如此亲密的称呼。反而还因爲能在梦中占有如此美丽的他而感到荣幸。
 所以她卖力的一次比一次更狂野的抽动手指,在皇甫玄紫的后庭里勇猛的穿梭。让他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嘴角淫蕩的流出。月牙眸也痛苦的眯起,抓着床单的手越握越紧……
 “相公……舒不舒服?”灵活的手指不断的撚着他的龙头磨蹭按压,逼得他忍不住昂首发出阵阵野兽般的低吼。
 “哦哦……宝贝……宝贝!”
 男人的喘息不断加重,空气中弥漫着欢爱的幽香。只听“嘎”的一声,男人陷入床单中的指甲终于受不住的折断一根。皇甫玄紫狂吼一声,后庭紧致的甬道吸附着幕清幽沁出汗水的手指有规律的收缩着终于达到了高潮……
 幕清幽眼疾手快的将男人酸软的身子搂抱在怀中,让他大汗淋漓的倚靠在自己胸前。玉手怜惜的抚摸着他的后脑带给他高潮后的安慰。
 “玩的开心麽,相公?”她温柔的在皇甫玄紫的额上印下一吻,脸上的神色却已是异常的苍白。
 他的需求解决了,然而她被媚药勾起的欲火还在熊熊燃烧着。再多耽搁片刻恐怕她就要像当初的皇甫浮云那样口吐白沫的发癡发癫了。
 正在艰难的挑战着内心的极限,怀中的男人却攸的睁开了媚眼。他的指尖搭上了她的脉搏,而后迅速的一把反客爲主翻身压上她的娇躯。俊顔在眼前放大,她瞳孔涣散的意识到他的手指正往自己的私处探去……
 “娘子,下面的事交给爲夫的就好。”娇嗲的声音在她耳边幽幽的响起。
(0.62鲜币)魔魅(限)92最难消受美人恩 最终回
 被他温柔的推倒在床榻上之后,幕清幽昏昏沈沈的觉得自己快要醉了。
 此时的她身上揉满了冷冻后的花瓣,破碎的汁液渗进莹澈的肌肤,爲她染上一股馥郁的芳香。
 皇甫玄紫爱抚着她的手掌好热,而他在她身上揉弄的花瓣却好冷。浑身时而像是被火烧,时而冷得如同泡在冰湖里。
 他将她压在身下,双手游走遍她的全身。两人的鼻息里流窜着新鲜的玫瑰味,依兰味,麝香味……全部都是催情的蛊惑味道。
 幕清幽放纵自己阖眸,沈浸在这华丽的快感之中不省人事。耳边只剩下他刻意喷洒的灼热呼吸,还有那喑哑低沈的温言软语。
 “小冤家,舒服麽……?”长指掰开粉色的阴户,皇甫玄紫捞了一把碎蕊在她私处揉化。她的阴唇同真的花瓣掺杂在一起,竟分不清哪一个更豔丽,哪一个更娇羞可人。
 “舒服……嗯……”凉意在她的腿心散开,紧接着伸进来的是他温热的手指。修长的玉指从穴口慢悠悠的探入,而后轻抽慢插的勾转里面的淫水将整个阴户摸得湿湿的。
 “喜欢我这样插还是这样插?”唇角邪气的扯开娇笑,皇甫玄紫一指并作两指,从不同的角度插进柔软的水穴,抠弄着里面的褶皱。他的长舌靠近她的菱唇,尝不够她的味道似的不断舔舐柔软的唇瓣。时不时跟着手指“滋滋”的频率将舌头侵入幕清幽的口中与她癡缠。
 “不够……还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下腹部不受控制的积聚一股暖流。幕清幽不由自主的抱紧男人滑腻的肌肤,大腿在他腰间磨磨蹭蹭,碰触着他的玉茎。急切的渴望他的进一步深入。
 “相公……给我……给我……”幕清幽被媚药掌控的大口娇喘,软嗲的浪吟一声酥过一声。眼见女人面色红润,雪肤不断渗出湿热的薄汗。纵使有凉花瓣帮她降火也压抑不住她体内媚药的火焰。
 皇甫玄紫抿唇下了床,美顔上闪耀着邪恶的光芒。
 他拉着她,诱哄着她。让她将屁股高高撅起背对着他趴在床上。双腿叉开任凭男人将在口中含过已经去掉棱角变得圆滑的冰珠用手指慢慢推入她火热的小穴内。
 冰凉的异物在幕清幽体内滚动,刺激了她生嫩的肉壁不断收缩着想要将它挤压出去。而始作俑者却更加恶意的威胁着她说,如果掉了出来就要塞更多更大的冰珠进去。
 “不……相公!”幕清幽咬着身下的床单,臀部受不了的左右摆动。在皇甫玄紫看来,这白晃晃屁股简直就是在诱惑他来侵犯。
 他喜欢这样的她,任凭她是再聪明的女子。只要落在他的掌心里,也要臣服在他的智谋下摇着臀部等他来插!
 他要这只小狐狸,因爲他自己就是一只寂寞了太久大的老狐狸……
 “吸住了宝贝,就像你待会要吸住我一样。”男人发出一声期待的喟歎。
 深吸一口气,玉手一把又一把的接着将冰桶中的花瓣捞出揉挤在幕清幽的身上,抹出迤逦的红痕。这力道拿捏得时轻时重,拢着她的双峰慢慢赶压。一面揉,一面还用自己的肉棒贴合在她的阴户上被她两片阴唇含着前后耸动。让她流出的混着冰液的淫水顺着穴口淋在他粉色的巨大棒身上。
 皇甫家的兄弟个个在性器上都是天赋异禀。皇甫赢的阴茎异常粗大,堪比幕清幽的脚踝。每次含住他的欲望承受男人粗鲁的进出时,幕清幽都有种甬道里的褶皱被完全拉平的痛感。
 而这皇甫玄紫,虽然阴茎只是正常的婴儿手臂粗细,比不上大哥的夸张。但是这一根漂亮的肉棒非但色泽豔丽,而且长度惊人。当他如现在这般磨蹭着女人的阴唇做着规律的前后运动时,他的龙头竟次次越过幕清幽的肚脐,向胸乳的地方延伸而去。
 “相公……化……化了……”感到甬道里的冰珠越变越小,最后全部化成水液涓涓的顺着穴口流淌出去。幕清幽回过头去求饶的望着身后的男人。
 “是嘛,那我来检查一下。”美人相公弯着月牙眸笑得煞是好看。只见他停下在穴外骑乘她的动作。将手指缓慢的插进幕清幽的水穴,蠕动着开始向外掏弄着融化掉的冰水。
 “哦?真的化了。”
 “哦哦……相公……你掏得我好舒服……”感到体内的长指不断的在甬道内挤压、捣弄、弯曲、扣挖,发出“滋滋”“噗噗”的水声,幕清幽的臀部越扭越浪。
 “差不多了……”皇甫玄紫紧绷着妖顔,做爲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只见他迅速从桶中抓起一把冰块毫不留情的全部塞入幕清幽已经洞开的粉色小穴里。紧接着将整整一桶碎冰加花瓣高高拎起全部倾倒在女人的娇躯之上。
 霎那间身上头上全是水嗒嗒的凉物,四五块冰也同时滑入窄小的甬道。幕清幽慌乱的尖叫一声,还未来得及挣扎。一个滚烫的长物立刻抵住她的小穴狠狠的笔直贯入插得她瞬间达到了高潮。
 “啊啊……嗯……不要……”女人的花心与男人的肉棒之间隔着逐渐消融的冰块,皇甫玄紫的龙头率先感到一阵冰凉。不理会她冻得瑟瑟发抖,他表情阴鸷的用力掌住她的臀开始大刀阔斧的抽插。
 “你终于是我的了!”粉色的肉棒不断进出洞开的妖穴,被水淋淋的肉穴贪婪的吞吐。高潮后痉挛的甬道紧紧吸附着粗长的阴茎,他的每一个捣入都发出巨大的“噗滋噗滋”声。阴茎将融化掉的水液一波一波的挤出穴外,到最后只剩下凉温尚存的小穴和肉棒胶合在一起做着规律的活塞运动。
 “哦……哦哦……淫物……插死你!”
 皇甫玄紫发疯了一般紧箍着女人的屁股在她的小穴中不知满足的做着疯狂地律动,水液越捣越少。肉与肉之间紧贴着滑溜溜的淫水一次又一次的擦进,再一次又一次的擦出。
 女人的身躯在屋内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剔透,不知是汗珠还是水珠在她肌肤上彙集到一起,向下流成几股清泉。
 每回龙头一触及到女人花心时,皇甫玄紫就赶紧左右摆动几下才迅速后撤,然后在浅处继续耸动。爲的是享受甬道深处的那张小嘴对他圆端上的小孔让他腰椎酸麻的一阵生猛的舔舐,。
 “啊……你的肉棒插的我好麻……”被身后的淫兽狂浪的击捣着腿心,幕清幽感觉自己变成了药罐。而医生正用火热的铁杵一直一直的捅到底心压碎叶片,还不住的用杵端硕大的研磨罐中的草药。她忘情的迎合着男人的进入身体也前后晃动着,两团乳房摇摆出诱人的乳波。
 渐渐的,地上已经积聚了一大滩淫靡的水渍。
 皇甫玄紫在床下,紧贴着床沿站立。爲了让她适应自己的长度,每插入一次,他就让自己的棒身多进入一分,尽量不一下插伤她。
 干了她快半个时辰,他的分身仍然有一小截露在外面,连接着他光洁的下腹。他的大腿还没有一次能紧贴到女人的臀肉。让他十分渴望更亲密的接触。
 “淫物……哦哦……我插……”皇甫玄紫咬着牙压抑着想要插穿她的欲望。一直等到幕清幽被顶着子宫口的疼痛渐渐转爲瘙痒难耐的空虚时。男人才决堤的大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力一个笔直贯入狠狠的顶开花心的窄缝,将整个龙头都挤入到她的子宫内。才让男女完整的结合发出巨大的拍打声。
 分身能完全进入女人的甬道让皇甫玄紫更是兴奋的快速摆动起腰部,次次尽根没入窄小的水穴,像是要将她玩坏似的制造出满屋响亮的“啪啪”声。
 “啊啊……相公……你会插坏我的……”幕清幽受不住的想要逃脱,却被他残忍的按住。
 “……淫物……插死你……干死你!”皇甫玄紫半眯着月牙眸,口唇中尽是浓浊的热气。
 “唔……不要了……太深了……”幕清幽失声痛哭。
 “你想动是不是……我让你动个够!”
 他见她一直在挣扎,十分不悦的将她挤上了里塌。自己紧跟着跪上床榻顶着她的阴道一面做着小幅度的快速抽插一面伏在她的背上用手支撑着身体逼她在床上一面与他结合一面慢慢爬行。
 “啪啪……啪啪……噗滋噗滋……”淫水随着两人的移动在床单上滴落成一条不规则的水迹,幕清幽像是狗一样一边被身后的男人抽插着一边无力的背着男人四处爬走。高潮后的甬道又被插的飞上了巅峰,男人雪白的大腿有力的撞击着她的臀肉。
 “啊……嗯嗯…………”
 “插死你……插死你!”
 媚药让她放浪的与男人不知羞耻的交媾。两人一路爬一路此起彼伏的呻吟。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幕清幽双膝完全酸软,小穴也红肿的失去了知觉。她的耳边才响起皇甫玄紫激情的呐喊。
 “我要射了冤家……我要射满你的骚穴!”
 “啊恩恩!!”
 男人的肉棒鼓胀着在她穴内紧促的抖了几下,一股股沖力极强的热液尽数猛射在幕清幽的身体内部。
 “给我吸进去,一滴都不许流出来!”咬着她的耳朵,皇甫玄紫狠狠的说。
(0.54鲜币)魔魅(限)93 人心多诈,不可视其表
 “白纱衣,绿罗裙,奈何令我销断魂。今生一场荷花梦,来世还做护花人……”
 清晨的第一缕微光照进玄紫楼,幕清幽下意识的用手